“全面禁食”标本兼治 中国力斩“野味产业”黑色链条

  • 2020-03-19 10:10:53
  • 来源:经济参考报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滥食野生动物的突出问题,以及由此给公共卫生安全带来的巨大隐患,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全国多地公安、林业以及市场监管部门开展相关专项行动,对非法猎捕、贩卖、食用野生动物进行全链条打击,效果显著。执法部门在打击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活动的过程中发现,野味消费群体庞大、盗猎利润惊人、鉴定难度大成本高等问题,成为盗猎野生动物黑色利益链条得以在地下运转的重要原因。

  近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那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全面禁食”《决定》,能否彻底斩断非法盗猎的肮脏黑手、管住滥食野味的“血盆大口”?

  疫情凶猛捕杀野生动物依然猖獗

  大量证据表明,野生动物与疫情的爆发和病毒的传播有密切关系。近日全国多地开展打击野生动物违法犯罪行动,从抓获的人员数量以及缴获的野生动物数量来看,高压之下野生动物违法犯罪依然存在。

  城市中的集贸市场往往是盗捕贩卖野生动物黑色利益链条上的最后一环。1月29日,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市场监管局在所在辖区的市场内,发现一名邱姓水产摊位经营户正在宰杀蛇类,便上前仔细检查。

  经专业人员确认,邱某所宰杀售卖的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王锦蛇。工作人员在现场搜查并发现了3条王锦蛇,共4.29公斤。由于邱某现场不能提供这些王锦蛇的来源、检疫、购进等相关证明。南通市通州区市场监管局依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规定,对经营场所采取了封控隔离措施,并将此案移交公安处理。

  在近期的专项行动中,还查获了许多野生动物尚未进入公共流通领域,由盗猎者和买家私下交易的案件。2月2日下午,沈阳市康平县公安局小城子派出所民警丛阳、张雪峰在巡逻时发现野地里有两人形迹可疑,其中一男子手拎一个大袋子。民警怀疑二人正在进行野生动物交易并准备上前盘查时,男子逃跑,将袋子留在原地。

  民警上前查看后发现,袋子里装有6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环颈雉。随后,民警将留在现场的任某带回派出所。据其交代,逃跑男子为刘某某,此前二人约定在野地里进行野鸡交易。此后刘某某已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除私下售卖给个人外,一些餐饮店为了短期经济利益,也会主动联系盗猎者,帮助其销赃。2月4日晚,东部某省份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开展夜查,看到一家位于城乡接合部的餐饮店还亮着灯。

  “当时处于疫情防控关键期,全区范围内禁止聚集,我们怕有人偷偷聚餐,便上前查看,但是经营者拒不配合检查。”办案的执法人员介绍。

  联合执法队随即对该餐饮店进行检查。林业部门在冰箱里看到一个疑似为鸟类的菜品,盘问厨师后得知,在餐饮店隔壁有个十分隐蔽的冷库。执法人员当场查获冷库里有20多只冻品,初步判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雁。

  江苏省市场监管部门统计,疫情发生以来,全省共摸排出网下涉及野生动物交易经营主体791家,交易额1.9亿多元、网上涉及野生动物交易的省内网店148户,此外还有少量非法养殖、私捕、交易野生动物的现象。

  相比于东部沿海省份,西部省份山多林茂,打击野生动物犯罪形势也很严峻。1月23日至2月2日仅11天的时间,四川省森林公安机关检查各类农(水)产品贸易市场、商超、餐饮场所及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场所9587处,破获5起涉野生动物犯罪刑事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

  与四川相邻的云南省1月24日至2月2日期间,森林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14起,抓获嫌疑人10人,查处林政案件39起。

  绿色未来环境保护协会负责人宋克明曾赴多地调查野生动物贩卖和食用情况。他说,当前野味消费在民间较为常见,既有野兔、野猪、野鸡、麂子等常见野生动物,也有穿山甲、猫头鹰等保护动物。

  保护成本渐增高利润催生盗猎团伙铤而走险

  面对疫情,全国各地及时取缔野生动物交易,关闭野生动物市场,但非法盗猎野生动物这一源头仍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遏制。高压之下为何依然有这么多人铤而走险?

  一些动物保护人士和基层干部认为,野味消费群体庞大,盗猎利润惊人,是导致野生动物盗猎犯罪屡禁不绝的根源。同时,盗猎工具管理松散、盗猎手段的科技化和高利润诱发的盗猎者职业化也让野生动物保护部门的保护成本越来越高、难度越来越大。

  野生动物消费群体有多大?2019年公众号“反盗猎重案组”的创办人杨杰和众多志愿者一起收集了微博和微信上民间举报的野生动物非法捕猎、养殖与交易的信息,这些主要集中于民间的非法捕猎和以集市、餐馆、花鸟市场为主的线下交易的信息高达1217条。

  据媒体报道,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此前一项调查发现,在全国21个大中城市中,50%以上的餐厅经营野生动物的菜肴,46.2%的城市居民吃过野生动物,2.7%的居民经常吃“野味”。

  上海市静安区人检察院副检察长曹坚说,食用野生动物是一个不小的消费群体,带动一个庞大的捕、运、售、加工产业链,因此治理野生动物盗猎贩卖,既要从源头抓起,也要从消费链的末端管起。

  盗猎贩卖野生动物利润如何呢?“一只熊的收购价格有时候能到1万多元,鸟类虽然单价不高,但由于数量巨大,还有些‘中间商’把逮到的鸟催肥后再卖,利润多时能达到种地的十倍以上。”一位多年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护林员告诉记者。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家孙全辉称,盗猎贩卖野生动物的暴利如同“走路时弯腰就能捡到钱”。他说,在一些野味饭店里,珍稀野生鸟类有的售价高达数千元,但捕捉、毒杀成本极低。“只要把粮食和毒药按一定比例混合在野生动物栖息地边走边撒,过一段时间直接去捡尸体即可。”

  显然,想堵住非法盗猎野生动物,从限制作案工具入手是至关重要的一环。《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对野生动物捕捉工具的管控仍有漏洞。

  尽管法律法规都明令禁用盗猎工具,但大多只包括了猎枪和毒药等,而对生产和销售捕捉网是否合法尚不明确。一些地方甚至存在大量捕鸟网作坊。“让候鸟飞”项目有关负责人说:“在相关利益链条上,如果只禁止使用而不禁止生产,怎么能够有力地执法呢?”

  同时,日益发展的电商网络也让许多非法盗猎者可以更加方便地购买各种捕兽、猎鸟装备。据办案人员介绍,有些猎鸟者会在网上购买鸟叫机,这种机器可以模仿鸟类的鸣叫引诱野生鸟类进入事先布好的天罗地网之中。

责任编辑:佚名

今日要闻

人物访谈

政策解读

监管层力挺 中小银行支持政策将全面升级

监管层力挺 中小银行支持政策将全面升级

各地综合施策,资金支持、金融扶持、经营减

各地综合施策,资金支持、金融扶持、经营减负——激发文旅市场的

工信部出台20条政策措施支持中小企业复工

记者10日从工信部获悉,工信部印发《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国家统计局:京津冀区域产业融合水平逐步提

国家统计局:京津冀区域产业融合水平逐步提高

多地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6省份超过2000

年末将至,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省份又有增加。11月份,河北、辽

经营者反垄断合规指南征求意见

28日,市场监管总局就《经营者反垄断合规指南(公开征求意见稿

京ICP备12026250号-4
法律顾问 任党辉 北京双高律师事务所